2008年5月14日

"死海文書"於以色列終於在世人面前展出

「死海經卷」中唯一完整的卷軸在以色列耶路撒冷的博物館展出。這批逾兩百捲經卷是六十年前在死海洞穴發現,保存暗房四十年後難得展出。(新聞來源: 歐新社97年5月14日)

真正的死海古文書,嘖嘖嘖:P 好想看喔...可是只有以色列才看得到。

--死海文書(The Dead Sea Scrolls)又譯死海古卷--

死海文書是指在巴勒斯坦死海西北岸的庫蘭山谷所發現的經卷。按性質可分為五大類:

1 庫蘭宗團法規
古卷裏相當大的一部分是記述當初居住在庫蘭的人們所崇奉的宗教信仰、所盼望的新時代、所仰望的救世主、所遵守的行為準則和所舉行的禮拜儀式,其 中最重要的有《會規手冊》、《撒督文獻》和《會眾守則》三部,詳述該宗團的歷史沿革、組織形式和會員守則。還有一卷《光之子與暗之子之戰》也是該宗團所特 有的文獻。

2 希伯萊文《舊約聖經》抄本
《舊約聖經》共有39卷,除《以斯帖記》外,其他各卷在出土古卷中都有其全部或部分抄本。其中以1號洞出土的《以賽亞書》抄本(全卷長近8米, 共54欄)和4號洞出土的兩卷《撒母耳記》(幾乎完整無缺),最引人注目。《舊約聖經》各卷抄錄最多的為《申命記》、《利未記》和《以賽亞書》,這幾卷也 正是猶太人在各地方會堂禮拜時所經常宣讀的經文。古卷不但有希伯萊文的抄本,而且還有希臘文和亞蘭文(一譯作亞拉米或亞拉姆文,閃系語分支之一,耶酥和門 徒講的是亞蘭語的加利利方言,舊約有很少的一部分原文為亞蘭文)的譯本,這一點對於斷定古卷年代和《舊約聖經》的翻譯史都有重要的參考價值。

3 聖經次經、偽經和經外書
這是指《舊約聖經》39卷之外,還有些西元前二百年到西元一世紀猶太民間廣泛流行的經書。這些書有一部分被基督教稱之為《次經》,認為這些書的 價值僅次於《聖經》,也可在教堂裏公開宣讀,並可作為個人生活的楷模。有的或由於內容關係,屬於啟示文學一類;或由於明顯是假託古人名字的著作,則被稱作 《偽經》。還有未列入《次經》和《偽經》之內而又帶有一定神聖意味的著作,則統稱為《外傳》或《經外書》。這只是基督教的分類法,猶太教將其聖經分為“律 法書”、“先知書”和“聖錄”三類。聖錄部分包括有詩歌、格言和其他宗教文藝作品,列入正典的數量在西元以前一直沒有最後確定。古卷所缺的《以斯帖記》, 許多猶太人就不列入正典。出土的古卷中屬於《次經》的抄本有:《多比傳》、《便西拉智訓》和《所羅門智訓》;屬於《偽經》的有《以諾書》(十件殘篇)、 《巴錄啟示錄》、《禧年書》(十一件殘篇);還有用亞蘭文寫的、受希臘神話影響並廣為流傳的猶太民間傳說,如諾亞誕生的故事,有關亞伯拉罕和摩西的神話傳 說等;還有《利未遺言》可能與《十二遠祖遺言》中的相對部分相同,是根據《申命記》所載,摩西彌留之際所說的話加以發揮的《摩西遺言》。

4 聖經注釋講義
這也是庫蘭宗團所特有的一部文獻,是講經者對若干《聖經》段落所作的注釋或講義。這些注釋與基督教所出版的《聖經注釋》的含義與內容都很不相 同,而是以猶太教所特有的筆法,以“解夢”、“釋謎”揭示“奧秘”的形式,針對當時的政治形式、宗教現狀所作的“預言”式的評論,也就是庫蘭宗團的釋經者 的講道或說教。古卷裏的這些注釋都只有一份,沒有第二份或副本,可能是僅供內部參考的檔。遺憾的是這些注釋原稿損壞較大,多屬殘篇。這些注釋中《那鴻 書》注釋具體提到希臘國王狄麥多流應部分猶太人之請,調兵進入耶路撒冷這一歷史事例;《哈巴穀書》注釋提到他們渴望正義的導師重新出現的想法,為研究歷史 和庫蘭宗團的理想提供了極有價值的材料。

5 感恩詩篇及其它
出土的古卷中有相當大的一部分屬於類似《舊約聖經》內的《詩篇》那樣體裁的感恩詩篇。其中有一卷長達18欄,包括二十幾首聖詩。此外還有供公共禮拜用的儀式、例注、說明以及相應的禱詞、祝福文等。
還有兩卷特殊的古卷,一卷刻在銅片上,記述著聖殿財寶埋藏的各個地方;一卷是長達66欄的《聖殿古卷》,詳細記述重建耶路撒冷聖殿的細則,據稱是1967年從阿拉伯牧民手裏買來、且是10年前從庫蘭11號洞出土的。

以上引用from: 戰略要地

0 意見:

在你按右鍵之前..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自由分享/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CC 2.5 台灣]
歡迎轉載分享並附上來源出處,請勿做任何商業用途使用,謝謝